分享到:

從人類行為學看垃圾分類:持續半年方能成習慣

從人類行為學看垃圾分類:持續半年方能成習慣

2021年01月08日 09:48 來源:廣州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廣州某小區的垃圾分類區域

  “垃圾分類的效果如何能長效維持?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的瑪麗·哈德教授專門針對與我們開展合作的社區作為研究對象,從人類的可持續行為研究角度分析出12個關鍵要素。瑪麗教授覺得,我們已經抓住其中的絕大部分,這也是我們在推廣垃圾分類上比較成功的原因。”常年帶着保温杯,幾乎不買瓶裝水的宋慧告訴記者。

  宋慧是上海靜安區愛芬環保科技諮詢服務中心的總幹事,這家民非組織已經創辦近10年,目前,上海市的各級政府通過購買其服務,已在300多個社區推進垃圾分類,覆蓋超18萬户居民,收穫較好的效果,“根據復旦大學的調查(以40個小區為樣本),我們介入的大部分社區能夠分出廚餘(濕)垃圾的比率達到70%以上,這個數據超過了倫敦。”

  日常生活中,有哪些因素決定一個人亂不亂丟垃圾?又有哪些因素讓人們養成垃圾分類的習慣?宋慧向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介紹了他們的實踐經驗。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武威、張丹

  去年12月10日,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召開的全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現場會上,我國宣佈包括上海、廣州在內的46個重點城市已基本建成了生活垃圾分類系統。垃圾分類的“廣東標準”也應運而生,最新頒佈的《廣東省城鄉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規定:未按分類規定投放生活垃圾,情節嚴重的,將對個人處1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罰款。垃圾分類又一次成為全民熱點話題,如今法制已經建立,而垃圾分類背後的人類行為學動因,同樣值得一探。

  行為持續6個月方能成習慣

  宋慧告訴記者,專家研究發現,如果一個人的行為能持續6個月,就會養成一個習慣,並且這個習慣不會輕易改變,“要養成垃圾分類這個習慣,從我們這些年的實踐來看,志願者很重要。此外,客觀上垃圾廂房乾不乾淨、垃圾廂房旁邊是否有洗手池等細節也都很關鍵。我們觀察過,如果垃圾廂房旁邊髒亂差、味道大,人們是不會願意接近垃圾廂房的,大家漸漸就會把垃圾‘飛’過去,最後環境越來越差……”宋慧介紹,垃圾分類是最需要持之以恆的事,養成這一“新時尚”,背後有12個行為改變要素,“這12個要素是瑪麗教授通過研究社區後提出來的。分別是1、知識:讓居民清楚瞭解到垃圾分類是嚴肅的事情;2、角色:確認每個人都清楚他們各自的職責;3、社會共識:讓居民感到這是件有意義的事;4、對能力的信任:相信你的社區可以成功,參與者具備相應的能力;5、對結果的信任:社區的居民相信他們的行動會帶來不同;6、技能:具體的一些手段、比如依靠志願者的力量;7、情感:關注居民的正面或負面的情感;8、設施和資源:乾淨的垃圾廂房、洗手池、給居民發廚餘垃圾桶;9、提醒與注意力:好的宣傳手段和清晰的標識等;10、動機:居民需要進一步的推動力和激勵手段;11、行為規劃:幫助居民制定可行的分類計劃;12、習慣培養:制定一些有利於培養居民習慣的計劃。”

  而在實踐中,還有一些因素是阻礙人們去踐行垃圾分類的,宋慧所在的團隊也在積極做改進。比如上海要求大家丟廚餘垃圾的時候是要除去垃圾袋的,但這樣很多人就會弄髒手,所以他們就會在垃圾箱旁建一個水槽給居民洗手,到了冬天,還要為居民準備熱水洗手。“我們要在實踐中發現總結一些阻礙人們去踐行垃圾分類的因素,這樣才能保證垃圾分類的持續。”宋慧説。

  從小區內動員“積極分子”

  早在2011年,宋慧便和他的夥伴們一起,以環保公益小組的形式探索在小區裏宣傳讓居民進行垃圾分類。他們進入社區之後,首先對社區開展垃圾分類的情況進行調研,包括該小區內的硬件設施、垃圾的產量,以及居民對垃圾分類的認識程度等,同時也要了解各個利益相關方的態度,包括社區內以及社區外的政府相關職能部門,還有運輸垃圾的企業等。

  “我們的經驗是,只有各方的力量共同去推動,才能將垃圾分類這件事做好,只靠一個社會組織,或者一個小區的物業,或是政府某個單一的相關職能部門去推動都是很難的。居民永遠是垃圾分類的主體。”宋慧説,每次他們的調研問卷最後都是同一個問題——您願不願意成為社區垃圾分類的志願者?

  “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找到了一些熱心垃圾分類的志願者,我們的理念是,一定要把小區內部的力量動員起來,這些住在小區裏的志願者最合適不過,如今垃圾分類強調黨建引領,越來越多的社區黨員也成為我們的志願者。”宋慧説,在上海每個小區都“卧虎藏龍”,就算是一個只有100多户的小區,裏面都有可能有影響力很大的人來支持垃圾分類。

  宋慧最開始做垃圾分類的一個小區裏,住着一個上海滑稽戲的元老級藝術家,經過溝通了解,他就非常支持垃圾分類。“像這位老藝術家,只要是他認可的事情,他就非常願意投入,那年中秋,他自編、自創、自演了一場垃圾分類的戲劇,親自給小區居民演了一場,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至今這個小區的垃圾分類也都做得非常好。”

  宋慧告訴記者,他們在2011年做的第一個小區,是此前招募了一些當地街道的本地誌願者,一起進入小區早晚做垃圾分類的指導,在幾個月之後,居民已經養成了習慣,他們就慢慢退了出來,至今這個小區仍保持很好的分類習慣。

  而當做第二個小區時,則是真正將小區內的“積極分子”動員起來了,包括業委會代表、黨支部的黨員,熱心垃圾分類的志願者,將這些人組織起來做培訓,一起推動小區垃圾分類。

  “志願者是一個關鍵因素,他們會站在垃圾投放點邊上指導人們如何進行垃圾分類,也會上門進行宣傳,習慣的養成需要持之以恆。”而宋慧表示,如果發現人們垃圾分類錯了,志願者也要講究“戰略戰術”,“我們不能魯莽地批評,更不能當着他們的面替其重新分類,而是應當以鼓勵為主,有禮貌地告訴他們該怎麼分,下回投放時不要投錯。”

  總結出“三期十步法”經驗

  長期在社區推廣垃圾分類工作,愛芬環保也總結出一套垃圾分類的“三期十步法”,作為經驗推廣到其他社區。

  “這三個‘期’很長,‘導入期’是3個月左右,‘執行期’是2~3個月, ‘維持期’則是一個更長期的過程。”宋慧介紹,“導入期”包括社區調研、工作小組、硬件設施、宣傳動員、人員培訓等五個步驟,而“執行期”則包括了正式啓動、值班督促、社區激勵三個步驟,“持續期”則包括了總結評估、制度建設。

  “具體執行起來,如果某個環節做得不充分,都有可能導致最終的效果不佳。”宋慧説,“我們公益組織會滲入到社區半年左右,之後垃圾分類的效果如何,很大程度上要看後期制度建設的結果。”

  宋慧舉例,上海某小區從2012年開始垃圾分類,至今還有志願者每天巡查垃圾分類的情況。在他們撤出之後,業委會接過了“大旗”,把垃圾分類的要求寫進了小區物業管理要求中,每當有新住户搬進來時就會告知他們小區垃圾分類的現實情況和要求,所以,小區的垃圾分類參與率依然保持在很高的水準,“上海、廣州都是流動人口非常多的城市,小區住户的流動性大,所以這也是我們要關注的。” 宋慧説。

  宋慧認為,真正做好垃圾分類仍需要一定的時間,“垃圾分類的工作未來都會變成一個精細化的管理。垃圾分類處理,不僅僅是一個環保問題,也是一個城市管理問題,同時還涉及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宋慧説。

  記者手記:

  面對面宣傳最有效

  要讓居民成為分類主體

  垃圾分類是“新時尚”,同樣是新習慣。而要讓原本沒有分類習慣的社區居民養成這一習慣,既需要法律的保障,更需要居民的認同,在採訪中,記者意識到這需要更多的面對面宣傳。上海包運大廈是上海市的知名垃圾分類優秀小區,其中有不少經驗值得我們思考。

  包運大廈高25層,每層10户,過去10户人家共有一個樓層裏的垃圾桶,2016年10月,經過多次實地考察和訪談,愛芬環保提出小區有效推進垃圾分類的前提是先進行高層撤桶。為了推動居民達成這一共識,小區不斷進行動員,有序開展撤桶工作和垃圾分類信息宣傳。小區內還特地設置了黑板報,愛芬環保還召開社區培訓會,組織大家參觀垃圾分類後端處理廠,志願者團隊更是挨家挨户宣傳,為居民耐心地講解撤桶的好處及垃圾分類的要求。

  經過5個多月的前期準備,該小區於2017年3月正式啓動垃圾分類。但啓動後仍然有各種難題,比如居民很難適應垃圾除袋投放;租户比例高,30%~40%的人是租户,因為上下班時間偏早或偏晚,志願者很難宣傳到位;仍有少數居民不願意撤桶,有些人直接丟到小區外的公共垃圾桶等。

  面對這些困境,該小區做了三大塊的工作。

  第一是確立共識。小區通過黑板報、微信羣等途徑及時與居民溝通,通報小區的各事項,讓居民在對具體事件的討論中達成共識。

  第二是營造氛圍。該小區堅持發揮榜樣帶動作用,樹立3户居民作為典型,在小區微信羣裏分享好人好事,給予居民和志願者精神激勵。志願者對於垃圾分類做得好的居民會給予口頭上的表揚和感謝;而對於未養成分類習慣的居民則給予熱情的指導。這樣,垃圾分類就會漸漸在社區內形成氛圍。

  第三是調動情感。該小區每年組織召開年終總結會,正面宣傳先進個人和志願者的奉獻。

  如今,包運大廈的垃圾分類參與率已經達到95%。隨着垃圾分類工作的不斷推進,小區內部的人際關係和人情氛圍都發生了很好的轉變。

  垃圾分類是一項尤其需要持之以恆推進的工作,而做好這件事,一定要發動居民成為主體。

【速遞大陸】